Where to go and where to go

xixilili rain, the temperature dropped, seem to be at home. You want to go on a rainy day happily go out, see friends drink tea, wine and dine around good place for shopping are where? The following small for you to go for a rainy day in Nanning. [ ] Sisyphus Bookstore the Mixc is

countinue reading

Desperate to travel

Desperate to travel – Sohu travel a person, 20 kilograms of luggage, for 120 days, more than 10 provinces and cities, 25000 km, a take away on the interval between the annual travel. from winter to spring and summer, from the south to the north, across the rivers and lakes, through advocating mountains, only to

countinue reading

Heshun Town a place with stories

From sunset on , cloud cloud, flowing in the time passed quickly, a way to walk in line, waiting for the red, spring and summer, autumn and winter seasons and scenery, flower, watching the rain, listening to the wind shangxue. Today, accompanied by the summer line, only in the summer that an empty smile. -.

countinue reading

Must look before going to Hokkaido

  IWB means International Wine Bar, opened in 1989, from the subway station is very close to the wild, but also in the quiet, calm and elegant atmosphere of the European style people relax. The shop has four tasters in stores, collected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s many as 2000 bottles of wine, and

countinue reading

Tianbo Yang Fu, looking back to meet the lights

during the Spring Festival, the lantern Yang warrior in every kind of cultural activities kicked off. "Tianbo Yang Fu and Song Happy Chinese New Year Lantern Festival will" Yu Zheng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onth and the twelfth lunar month twenty-three officially started. During the day, visitors can see in the house in "big",

countinue reading

雪天拍照片,都有哪几招

  马格南,世界知名的摄影通讯社,大师云集。马格南这三个字甚至代表了摄影的一个高度、一种风格、一份荣耀。   冬季自驾旅行中,雪天如何拍照,看看马格南大叔,都有哪几招。   怎么这么白   大师们钟爱这一片白茫茫,拍出了诗意、拍出了神秘、还拍出了大地的广袤, 很多大师在雪天都拍过这样一片白茫茫中一点或几点黑的画面,尽管拍摄地点、构图、气质都略有差异,但能感受到天地两茫茫给了大师们同样的审美感受。      Alec Soth   美国科罗拉多州,14号公路,2013年。      Alex Majoli   意大利,特伦蒂诺,2008年。      Jonas Bendiksen   挪威,朗伊尔城,2009年。      Jonas Bendiksen   加拿大,努勒维特,2004年。      Harry Gruyaert   比利时,布拉班特省,布鲁塞尔附近索瓦宁森林,自然保护区,1975年。   靠近你的窗   下雪天,不知是为了躲避寒冷,还是为了通过前景展现空间纵深感, 大师们都十分钟爱从窗子拍雪景,无论是弥漫着水蒸气的窗子、挂着窗帘的窗子,还是车挡风玻璃,都是大师们钟爱的雪天前景。如果你热爱拍照又害怕寒冷,这可是不错的选择哦!      Alex Webb   美国,克利夫兰,俄亥俄州,从玛丽的房间望出去,2011年。      Alex Majoli   意大利,特伦蒂诺,2008年。      Christopher Anderson   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蒂拉斯波尔,2003年。   就要“色”一点   白茫茫一片中, 不少大师选择用漂亮的色彩点缀其中,使画面活泼,并且语言丰富了许多。在中国,“红墙”在下雪天总会显得特别好看,Hiroji Kubota在沈阳故宫就曾拍下这样的画面,生活在北京的摄影师也不会陌生吧。      Jonas Bendiksen   法国,夏蒙尼,2012年。      Alec Soth   美国明尼苏达威诺娜,彼得的船屋,2002年。      Chris Steele-Perkins

countinue reading

反差如两个世界 雾霾对比“大片”忙坏一群人

  反差如此大雾霾对比大片忙坏一群人 北京,大雾弥漫京城,经久不散。我们忍受着这样的空气,并且习惯性的抱怨,因为我们似乎也无力去改变什么。这个阻挡了阳光、阻碍人们外出、制造有害成分的元凶是如何成为摄影师们拍摄题材的? >>>> 没有雾霾,云南元阳梯田风光如画 一月是去云南看梯田最佳时机,元阳梯田位于云南省元阳县的哀牢山南部,是哈尼族人世世代代留下的杰作。元阳哈尼族开垦的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因地制宜,坡缓地大则开垦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甚至沟边坎下石隙也开田,因而梯田大者有数亩,小者仅有簸箕大,往往一坡就有成千上万亩,而元阳梯田是红河哈尼梯田的核心区。 >>>> 庆祝“主显节” 东正教徒冰水中起舞 保加利亚卡洛费尔,人们浸泡在登萨河的冰水中,唱歌跳舞庆祝“主显节”。 “主显节”原本是东方教会庆祝耶稣诞生的节日。、 在古代的思想脉络中“主显”(Epiphaneia)一词的希腊文原意是:一位神出现,使人肉眼可以看见;或是一位被当作神崇拜的皇帝,到他王国的某一城市拜访,使当地的居民能看见他。 根据当地传统习俗,人们在河中跳舞时,神父将向河中央投掷十字架,获得十字架的人将健康地度过新的一年。      

countinue reading

看了一部电视剧,我们骑行去了西藏!你呢?

  西藏,这是一片我喜爱的土地。   我这个人呢,比较随意,别人问我吃什么,我说随便;   别人问我最喜欢什么明星,我说没太喜欢的。   但是,你要我最喜欢哪里?   我肯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我喜欢西藏!   二逼青年欢乐多,一路不停的跳啊跳   为什么喜欢西藏?   理由很多,但是真要回答,也是千头万绪,理不清、说不完。   那你又要问我,为什么去西藏?   因为一部电视剧,这是一部日剧,叫《一公升的眼泪》。   2012年新年假期,我最好的哥们在看完这部电视剧后,对女主的遭遇感慨万千。这部剧使我们认识到应该让自己的生命更精彩些,能够留下些许美好回忆。   于是乎我们立马就决定干一件苦逼又装逼的事�骑行去西藏。   年轻的想法总是简单、直接的,为了让平淡的生活多些精彩,平凡的生命足够装X,2012年夏天,我们骑着山地车去了西藏,这是我第一次去西藏的原因。   虽然有些可笑,但却是我们最初最真实的想法。   路上组队的老大哥,体力超强!   很多人都去过西藏,喜爱上了那里;还有更多人没去过,但是却向往着那里。   当我问你为什么要去西藏的时候,请你给我、给自己一个不加修饰的最原始答案。   哥们在“上天”,一路跳过来,也并没有多厉害的高反   做任何事不一定为了得到什么,但是为什么做,是值得发问的。       

countinue reading

单人单车,一个女汉子的冬天川藏之行!

  一个人、一部相机、一台车。一个人行走在冬天的川藏线,完成属于自己的越野梦想!     初识进藏艰难,认识可爱的拉姆   从成都出发,过了雅安,车开往天全时,山路和弯道不断出现。雪越来越大,快到二郎山隧道时,前方发生了事故,拥堵了近两个小时。怕天黑到不了目的地,一个人夜间行驶不安全,又要翻越此行第一座大山�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虽然很不好意思,最后不得不厚着脸皮逆行加队赶时间。     过了二郎山隧道天空突然放晴,以隧道为分界线,那边大雪纷纷,这边晴空万里,路面干净得几乎看不到下雪的痕迹,第一天川藏线就让我异常惊奇。     一路有惊无险,到达新都桥已经快天黑。无意中认识了客栈老板的女儿��可爱的拉姆,一番折腾终于有了地儿休息。       吃过晚饭后,我感觉有点高反,就回房间睡了。房里虽然很冷,但是拉姆的妈妈早早的给我插上了电热毯,钻进被子暖暖的。深夜一点多,恶心、头痛,一阵阵袭来。想吐,又不好意思打扰拉姆一家,万般无奈只得冒险冲出屋子开始大口呕吐。     屋外寒风凛冽,温度零下十几度,我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抓绒,胃中翻江倒海,跪在地上,痛苦得一塌糊涂,双手摁着冰冷的地,勉强支撑着身体,抬头是浩瀚无际的星空,此刻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与无助。正式进藏的第一夜,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回到房间吃了药后辗转反侧,睡到天亮才稍微好了一点。   在新都桥停留两天后出发,拉姆和妈妈都来给我送行。当我要给拉姆妈妈结算吃饭住宿费用时她说什么都不收,说我是拉姆领来认的亲戚。我无以回报,只能拿出车队队服送给她留作纪念。拉姆妈妈很担心我一个人开车进藏,给我交代了很多注意事项。当我快离开时,拉姆妈妈又跑进屋,取来哈达挂在我脖子上,祝我一路平安。洁白的哈达挂在我脖子上,我们再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泪流满面。     心提到嗓子眼儿,平安度过108拐   巴塘一夜或许是因为太累或精神紧张,凌晨醒来一次后就再也睡不着了,索性就起床早点出发。摸黑开车离开巴塘时,街上没有一个人。就这样,我没有来得及享受“高原江南”的风光就匆匆上路了。     “西藏界”的标识让我来不及兴奋,就已到了威严的士兵驻守地。停车登记,当那位士兵得知我一个女人开车进藏时露出诧异的眼神,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办了通行证,正式进入西藏境内   到了西藏境内之后,路况一样很糟糕,海通兵站的塌方路段极其难走,峡谷的风光也慢慢褪去,我只好专心开车。     开往芒康的路面情况不见好转。在不断颠簸中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寨。翻过业拉山垭口后路面状况有了改善,基本上都是柏油马路了。可转眼又是约四十公里的下山路,坡度大,有暗冰又有塌方,刚放下的心不得不再次提起。     业拉山也叫怒江山,以弯多坡陡而著称,那“108拐”为我们展现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这段路是川藏公路上考验汽车司机的一道“鬼门关”,被称为中国十大死亡公路之一。     业拉山“108拐”曲折蜿蜒的盘山公路实在叫人毛骨悚然,一面有被随时滚落的山石砸中的危险,一面有坠入万丈深渊被咆哮的江水吞没的可能。我突然觉得独自离家实在太远了,却难以回头。这一刻我无比地想念儿子,责怪自己的莽撞……平静了一阵心绪,我又打起精神来,谨慎驾驶。既然上路了,就要走下去。       过怒江大桥后路况变好,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心情也稍微轻松了一点。怒江大桥依然是军事重地,禁止拍照。芒康至八宿这一段要千万注意安全,不要高速行驶、危险行驶、疲劳驾驶,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不过我还是很庆幸车子和人状态一直良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我安全抵达了八宿。       狂奔900公里,遇见孤独尽头的美好   冬季单车独行川藏线路途艰辛,而且沿途车和人都非常少。在冬季的川藏线行驶,有时候一两个小时都见不到一辆车或一个人,要充分做好忍受孤独的准备,不然真有崩溃的可能。第四天,我一口气狂奔九百多公里,是因为已经无法忍受这种孤独及艰难。   这一天也是天不亮就从八宿出发,这样等到太阳出来时,我可能已经开出了一两百公里了。天亮后川藏线上景色最美的一段展现在我眼前,开始看到了渐渐多起来的颜色和丰富的层次感。大树,草地、湖泊、雪山,可是这样秀气的景色中,我找不到一点拍照的感觉,也就边开车边拍了几张照片后继续赶路。   这一路最大的挑战就是通麦天险路段。随时会有塌方,二十多公里的悬崖山路,一直是不足三米宽的便道铺成。通麦大桥是吊桥,一眼望去就像锁链加木板的临时便桥。车子在上面晃晃荡荡,随时有可能连车带人掉下去。我开车通过时,前后没有其他车辆,索性把车停在桥中间下车拍了几张照片。我的车慢慢驶过通麦大桥,通麦天险正式在眼前展开。     这一段路程完全是土路,几乎是紧贴着山脚挖出来的便道,路况极差,砂石混杂着泥土路面,大小土坑不断,车辆在跳跃中行进,时速不超过二十公里。有几处半边断路,右边是悬崖峭壁,悬崖压得很低,不断有飞石落下。旁边一眼就能望见咆哮的帕隆藏布江,每过一个高高的斜坡都需要踩足油门冲上去,让人心惊胆战,握住方向盘的手一秒也不敢松懈,怕稍不留神就会掉进帕隆藏布江汹涌的江水中。   心惊胆战的开过这段天险后,长久地呼了口气,仿佛呼出了心中全部的不安。经过最后一个天险,在帕隆藏布江和易贡藏布江汇合之地的飘扬经幡中,在迷幻蒸腾的两江汇合之地,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再次失控的流下来。在这离天很近的地方,突然间你觉得可以放下所有的情绪,放下那些你曾经认为很重要的事物。这里的安详与平静,似乎有着强大的魔力,它可以让你完全释放自己的灵魂,不由自主的呆坐在那里,任由灵魂随着湖水轻轻地荡漾,伴着白云慢慢翻滚在雪山之上。     稍作休息后,我畅快地拍了一组照片,晚上顺利抵达拉萨,结束了艰难的川藏线之行。短短的四天,恍若隔世,就像一场梦,有点不敢相信我真的一个人,在冬季用四天时间自驾跑完了川藏线。川藏线2149公里的山路,14座高山,高达5000米的海拔,积雪、暗冰、塌方、滑坡、碎石、车祸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一路不管是对人的体力、毅力,还是耐力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过程中的喜悦、恐慌、艰辛与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当我到达神圣的布达拉宫脚下时,我相信我已到达孤独的尽头,遇到了内心深处那个坚持、自信、不服输的自己!     到达拉萨已经深夜了,当我看见这座城市沧桑的身影,只身游荡在它霓虹闪烁的街头,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梦幻。这是我梦想中的地方,而真的身在其中时,却仍然感觉离它如此遥远。    

countinue reading

bbc评选十大最美电影院,不看电影也值得去逛一逛

上电影课时,老师教导电影要去影院看,“漆黑的影院、大银幕的吸引力,才能令你专注;DVD机虽由你掌握一停一顿,却失去那种魅力。”而现在去影院,又多了一个理由:以下十间由BBC评选出的电影院,本身就已经美不胜收。 美洲 1. 卡斯特罗剧院(The Castro Theatre) Pic|Flickr@Timothy S. Allen 位于旧金山卡斯特罗区的这间古老剧院开业于1922年,由湾区知名建筑设计师Timothy Pflueger设计。其外观像墨西哥教堂,内部装饰则融合了西班牙、意大利和东方建筑元素。推开看似细小的戏院大门,内部铺了红地毯的阶梯、墙身的巨型壁画和屋顶的辉煌浮雕,让人放佛置身宫殿一般。 经典黑色电影Crashout(1955) 开场前,管风琴师用届时还在馆内的Wurlitzer管风琴演奏。Pic|Flickr@Dave Glass 除了20年代的建筑风格之外,卡斯特罗剧院的另一大特色,就是影片开场前的管风琴演奏。于默片时代作为影片伴奏的管风琴,在今日观赏新影片和经典剧目之外得以听到,也是一番别样体验。 地址:429 Castro Street, San Francisco, CA 94114, USA 2. 坦帕剧院(The Tampa Thretre) Pic|Flickr@Matthew Paulson 开放于1926年的坦帕剧院由John Eberson设计建造,是其“氛围效应风格”的代表作。在当年的一则报道中,Eberson认为佛罗里达州的色彩给予了他“地中海”般的灵感,便在设计坦帕剧院时,将意大利花园、西班牙露台、波斯神社和法式园林风格融入其中。剧院不仅装饰华丽,内部更用深蓝色天棚、99个照射灯打造出浪漫星空,让人好像身处露天剧场。 坦帕剧院的小众电影海报。Pic|Instagram@tampatheatre 和卡斯特罗剧院一样,坦帕剧院也有开场前的管风琴表演。此外,这里还深受独立制片人欢迎,在此经常有最新的独立电影作品试映。 地址:711 N Franklin Street, Tampa, FL 33602, USA 3. 音乐盒剧院(The Music Box Theatre)   Pic|Flickr@jonathan hartsaw 音乐盒剧院于1929年开业,设计为地中海风格。在大屏幕侧面,有意大利托斯卡纳式的院子和各种各样的阳台及雕塑长廊。这里的天棚同样设计成夜幕降临时的星空,营造出梦幻的观影氛围。 Pic|The Music Box Theatre Official

countinue reading

Through the sea of death

Cameroon what is our trip the end point, began to return, in order to meet the buddies across the desert highway desire, we walked a long way back, in Hotan, just to see my good brother Abu of Xinjiang. Abu, a native of the Uighur boy, handsome, kind, honest, after graduating from college in a

countinue reading

Provide personnel support on behalf of members of the hot talent strategy for transformation and inn

Provide personnel support on behalf of members of the hot talent strategy for transformation and innovation Provincial People’s Congress, Xin Xiulian, chairman of the Federation of Returned Overseas Chinese Yangquan: make good use of local talent, attention to grassroots talent, attract foreign talent , the provincial people’s Congress, the provincial special inspection team leader Wang

countinue reading

How to measure blood sugar not to ache

self blood glucose monitoring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daily life in patients with diabetes, but repeated finger prick, produced the "ten heart" to bring pain, diabetic patients fear, often make patients feel at a loss, and even resistance to stick to blood glucose monitoring. Is there any way to relieve the pain? 1. choose

cou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