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形海湾和粉色沙滩已足够浪漫,谁还需要去月球私奔?

  • hanson
  • March 15, 2017
  • Miscellaneous
  • Comments Off on 心形海湾和粉色沙滩已足够浪漫,谁还需要去月球私奔?



心形的海湾,粉色的沙滩,透明的海水,两亿年前的火山,欢迎来到大溪地!

在尤克里里的弹唱声中出海浮潜,在没有手机信号的环礁岛上享受无人打扰的曼妙时光,如果你愿意一掷千金,拿出北京一间卧室的钱……

天堂般的珊瑚岛,完全归你啦!

 

  

  

  

我抵达大溪地时正值雨季,此时这里拥有别样风情。

大溪地群岛一直都处于多云状态,云层若是聚拢,就会带来20分钟到半小时的豪雨,即便某天落场长脚雨也至多半天时间。

晴空万里时,灼热的阳光透过空气中充沛水气的折射,把岛屿照耀得明晃晃的,仅仅是这样的光泽就能让人如梦似醉,开始逐渐淡忘被太平洋阻挡在外的遥远大陆。

  

45°斜坡倒车上山,看心形海湾

@茉莉亚岛

帕皮提岛是大溪地群岛的主岛,也是国际机场的所在地。我们抵达时,阳光明媚。南太平洋的海水绿中透蓝,蓝中带绿,珊瑚环礁在空中就清晰可辨,外海的浪花拍击着它,而由珊瑚围起来的?湖一片平静。

茉莉亚岛与帕皮提遥遥相望,两岛之间不过半小时的轮渡航程。马不停蹄地开始跳岛之旅,当然从最近的开始。

茉莉亚岛屿上山脉起伏,因火山喷发的缘故形成独特的岛屿景观。从帕皮提出发的渡轮上,山脉的景色已让人如痴如醉。

  

  

既然有的是时间出海和浮潜,我决定在旅行一开始先做点别的��乘坐四驱车前往名叫魔幻山丘的高山之中。

这条通往山巅的道路不仅坡度陡峭,还满是发夹弯。在出发前,我曾对拉紧扶手的提醒不以为然,事实上,开始爬坡不久,我就把扶手握得发热了──抵达目的地前,司机必须45°倒车上山!

山顶的风光倒不枉这一路惊险颠簸,说起来,在飞机上俯瞰岛屿时的景观也不过如此:茉莉亚的两个海湾收入眼底,看出它呈现心形的样貌。

岛上的最高峰是两亿年前大喷发的火山,在塑造了茉莉亚的两个海湾后,火山就此死去。山中有多条徒步路线,泥泞的山路穿梭在菠萝田和香草树、柠檬树之间,最终进入幽深的绿树掩映之中。透过绿树,围绕着火山的山脉若隐若现,在阳光和云朵之间变换。

一旦走入山中,大海就被抛到脑后,它似乎只存在于潮湿的空气中,海浪之声早就无从听闻了。

  

这里是岛上的另一世界,由肥沃的火山土壤滋养的绿树繁茂,雨水浸润的小溪清澈冰凉,每一步,脚底与植被的接触摩擦之声让孤独感悠然升起。

好在,许多波利尼西亚人喜欢从海边到山中来避暑,寂静将人包围之时,我遇见愉快的一大家子,孩子们在溪边戏水,家长热切地朝我挥手打招呼,简简单单地聊上几句。

  

据说山下海边的气温还在攀升,应当就快下雨了,我告诉他们自己也刚从海边来,现在,想要再回到骄阳之中等待大雨降临的快感了。

  ?抵达

从帕皮提岛到茉莉亚岛每天都有固定轮渡,周一到周五每小时一班,周末两小时一班,航程约为半小时。

走,去买一座私人珊瑚岛

@波拉波拉岛

在法属波利尼西亚,根据不同大小、规格,花上一两百万人民币就能买下一座岛。当地人将这些珊瑚环礁岛称为Motu,仅在波拉波拉,就有许许多多个名字相像、让人摸不着头脑的Motu,有些是度假村,有些已经成为私人岛屿,有些正待出售。

  

  

出海浮潜然后到私人岛屿上小憩是在波拉波拉的经典玩法。带我出海的汤姆船长在一清早就驾着一艘装上了马达的波利尼西亚传统小船在码头等我。

我们的航程是游遍?湖,先在刺鳐聚集之地与它们共游,然后来到?湖与汪洋相隔之地,浮潜于珊瑚之间,接着找到珊瑚环礁的一处出口,冲向外海,来一场没有危险的冒险之旅,去那儿看看柠檬鲨。最终目的地,则是一处私人岛屿,那儿有一片白色沙滩和一望无际的茂密椰林,说是一望无际,其实环岛也不消20分钟。

  

?湖在骄阳的照射下呈现蓝绿色,船长杰克对?湖了如指掌,船开出码头越久,他就显得越为自在。他从驾驶位坐到船沿上,拿起他随身带着的尤克里里弹了起来,一边用脚轻轻抵着方向盘操纵我们的去路。

一个纷繁的世界被抛诸脑后,海水被船体平衡器划过的声响很平均,像是这段歌声中的另一层次,海风也有微妙沉稳的声响。

  

当我还沉浸在海中央的音乐声中时,船已停止航行。下意识地往海水一瞥,刺鳐轻巧地飘游而过。

“这儿是刺鳐的出没之地。”船长说着就径直跳入水中。我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他已经和刺鳐拥抱在一起了。

“她叫……”,杰克在水中对着我喊,风声吹乱了刺鳐的名字,我也耐不住性子,穿戴上浮潜用具下了水,很快,又来了3条刺鳐与我们同游。

当然,杰克都知道它们的名字,对其习性更是颇为熟悉。刺鳐滑溜溜的皮肤从我指尖游荡而过,尽管带刺的尾巴始终让人心生恐惧,但是在这样一位向导的带领下,我与刺鳐以及海洋的关系也越发亲近了。

  

雨云不知不觉开始在不远处聚集,爬上船,我担心这趟航行也要就此终结,我看了看船长,他对此似乎并不在意,我们没有调转船头,而是继续前进。

天色越来越暗,海底珊瑚的光泽也随之褪色。我感受到风力变强,也感觉到气温下降。此时,船长抬头看了看那朵黑压压的云,推进马达,我们加快了速度。

  

雨水先是飘洒到身上,很快,大雨扑面而来,气温骤降。大风和豪雨让人忘记了呼吸,或者只是我忘记了呼吸。船长很平静,我们的船在汪洋之中保持着快速前进的势头,这情形看起来让人感到颇为心安也颇为刺激。

我们始终没因雨云改变航道,“不过是水而已,”这是波利尼西亚人的习惯性说法,当地人因为缺乏淡水,也还保留着接雨水的做法。

在从珊瑚环礁的缺口走向外海前,船长把船停在珊瑚面前,让我有时间好好欣赏一番。

那些蓝色和紫色的珊瑚在泛着翠绿色光泽的水波下显得朦胧,小船停下马达后随着洋流缓缓飘荡,那一刻我们仿佛融入了汪洋,和珊瑚拥有同一频率呼吸。珊瑚环礁外,海浪涛涛,更远处,又有雨云迅速聚集,豪雨倾盆而下。

  

在珊瑚之间浮潜或许不是新鲜体验,但在南太平洋,骄阳和豪雨被海平面隔绝开来,一种视觉的和听觉的寂静将人包围,透过浮潜工具呼吸,嗅觉同样随之改变。那一刻,现实世界消失了,直到再次踩水,抬头露出水面,吸进一口潮湿的南太平洋空气为止。

至于柠檬鲨的所在地,则正好在两朵雨云之间。一直待到海风将云和雨再次吹来,我们才驱船向私人海岛而去。

  

岛上仅有一户人家,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妈妈为我们准备了一顿传统波利尼西亚午餐。汤姆告诉我正确的的波利尼西亚餐桌礼仪,以及餐盘,也就是各种树叶的用法:编织得十分扎实的树叶托盘上,放上一张新鲜绿叶,然后再将当地食物盛放其上,至于其他的,一切自由。

  

番薯、烤香蕉还有海鱼生鱼片是当地人的主要食物,水果则是菠萝和椰子。相比之下,我们拥有烤鸡的午餐显得格外奢侈。岛上不知在何时养了走地鸡,那些尚未变成盘中餐的,则四处奔走与我们共享着米饭。

海浪拍岸,一岛一世界所要描述的,应当就是这样的感觉。现实不存在了,椰子树、美食、大海构成的就是天堂。

这样说来,买下一座岛,就是买下了天堂?

  

  ?出海游

  Lagoon Service提供岛际接驳服务及运营多种?湖航行游览服务,包括全天、半天、落日浪漫航程或是海钓、浮潜等,需提前预定。

  预定网站:www.lagoonservice.com

  价格:100美元起

  ?安全须知

在向导的陪伴下,依据安全指引来进行浮潜是安全的。但无论是否会游泳,都一定要穿救生衣。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地区的洋流非常汹涌,切不可超出向导划定的安全区域。

刺鳐尾巴有剧毒,跟它们嬉戏时要小心避开,不要用激烈动作刺激甚至是伤害它们。

在粉色沙滩上享受与世隔绝

@提克豪岛

提克豪是土阿莫土群岛中的一员,后者是《孤独星球》2017年十大最佳旅行地区之一。

我对提克豪的印象是夹杂着荒芜与甜美的,这两个互相冲突的品质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得到了完美平衡。

仅有500位居民的环礁岛从飞机上俯瞰非常壮观,因为是卵状的环形岛屿,因此海岸线看起来狭长、延绵不断。更重要的是,这儿的沙滩是粉色的。隔着云层、云中的水气、若影若现的阳光,这片线状沙滩呈现出不同的粉,仿佛层层叠叠,仿佛彼此交融。

  

  

抵达提克豪后,手机再未收到任何一点网络信号,这就意味着,没有任何新闻推送,也收不到任何来自遥远大陆的问候。这样也好。

或许对今天的世界来说,前往偏远之地的意义并不在于地理位置,而是网络。有信号之地便与外界相连,失去了这种无形的连线,便是地处middle of nowhere了。

  

整个环礁岛上仅有一处下榻之地,得从机场搭车前往港口,然后再乘快艇前往,岛上的500位居民中有50位在这里工作。

当天,太平洋上刮起季风,我们的小船在风浪之中上下颠簸,让人忘了“太平”洋这个名字的由来。

半小时后,波利尼西亚传统水上屋终于映入眼帘,它们是用椰子树叶和树皮制成的,在提克豪的村落里,依然有老手艺人专门以编制树叶房屋楼宇为生。

  

在这些茅草屋后,是一小捧粉色沙滩,它们不规则地散落在?湖中,等待涨潮时被最终淹没于蓝中透绿的海水之中。

椰子树林兀自占据了岛上的大部分面积,对潮起潮落并不在意,树叶在风中发出震耳欲聋的沙沙声,不知多少次,我在半夜惊醒,以为夜雨磅礴,得赶紧起身去院子里收拾晾晒着的衣物。

我的小屋位于沙滩尽头,我迅速打开树皮编成的窗子,让季风将南太平洋的气味吹入房间,尽管天气十分潮湿,但海风总能送来凉意。打点完屋内的蚊帐,我准备赶在落日前再次出海,到面朝西方的岩礁沙滩欣赏一场南太平洋上的落日。今天多云,应当会是一个朦胧、浪漫的黄昏。

  

提克豪的岛民熟悉自己的家园,我的向导熟门熟路地将船再次开回码头,然后驱车前往一处由椰林遮蔽之地。这里并没有细沙,全是岩礁和珊瑚、贝壳,海滩上的赤脚之旅在这里就是酷刑。

我们绕过椰林,穿过由黑色礁石围成的迷宫般的通道后终于抵达一小片沙滩。落日时分,这儿的沙粉在粉色中带着些许橘色,十分特别。向导递上一只新鲜椰子给我,并不多说什么,彼此间仿佛都明白,观赏落日的时刻是神圣的,我们就这样沉默地望着西方瞬息万变的光线。

  

南太平洋上的落日时间总是很短,我才吃完椰子,云层就完全聚拢了。“无能为力的就是天气。”向导轻声说道。

我倒并不介意,没有看到壮丽的南太平洋落日没有关系,这样雾蒙蒙的,看云朵吞食太阳的过程才别有一番风情。粉色沙滩的颜色又变了,此时它们显出一丝奶白色来。

我们的船在夜色中靠近水上屋,有住客的房间里亮着昏黄的灯。季风越发猛烈起来,这个港湾也就显得越发温暖。那一夜,雷雨骤下,不久,复又明月当空。

我想着,海上明月使人愁,我也想着遥远的大陆。恩,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抵达

帕皮提-提克豪之间每天有1-2次航班,由大溪地航空运营。

  TIPS

航班:国内没有直飞大溪地航班,最简单的方式是从东京转机。值得注意的是,只有乘坐日本航空和东方航空的乘客可以直挂行李。

签证:持有法国签发的1年或以上多次往返申根签证可直接前往大溪地,否则需办理法外领地大溪地签证。

最佳旅行季节:四季皆宜

– END –

撰文、摄影/!NK 编辑/骆仪

最世界独家约稿